메뉴 건너뛰기

2020.12.29 21:37

梧峯 申之梯 先生

조회 수 31 추천 수 0 댓글 0
?

단축키

Prev이전 문서

Next다음 문서

크게 작게 위로 아래로 댓글로 가기 인쇄
?

단축키

Prev이전 문서

Next다음 문서

크게 작게 위로 아래로 댓글로 가기 인쇄

梧峯 申之梯 先生

 

梧峯先生文集 附錄上 行狀

 

有明朝鮮國 通政大夫 承政院 同副承旨 知製敎 兼經筵 參贊官 春秋館 修撰官 贈嘉善大夫 吏曹參判 兼同知經筵 義禁府 春秋館 成均館事 世子左副賓客 梧峯 申先生 行狀 [李民寏]

 

夫源深者流遠 根厚者枝茂 此天理之必然也 水木尙爾 況積善之餘慶者乎 觀於鵝洲申氏家尤信 在昔麗朝 全羅道 按廉使 申祐 版圖判書 允濡之子也 有至行 廬墓三年 日夜號哭 有雙竹生塋前 人以爲誠孝所感 事聞旌閭 丹陽郡守 希信 乃其孫 卽公之七代祖也

公諱之悌 字順夫 考諱夢得 贈通政大夫 承政院 左承旨兼經筵 參贊官 祖諱應奎 贈嘉善大夫 工曹參判 兼同知義禁府事 行承仕郞 恭陵參奉 曾祖諱翰 贈通政大夫 掌隷院 判决事 妣贈淑夫人 月城朴氏 士人敏樹之女 厚陵參奉 亨孫之孫也

以嘉靖壬戌 七月辛丑生公 公天性至孝 生八歲 丁母夫人憂 執喪終制 無異成人 小妹生未晬而 母夫人下世 襁褓中 啼聲甚哀 公亦稚齡 痛自悼念 常抱置所處房內 勤求乳嬭 親自護養 晝夜不離手傍 聞者異之

自幼刻意爲學 鄰有一門老 挾冊請學 門老方鋤圃久不出 公輒涕泣 立於樊外 必受課學然後乃辭去

稍長益辨志勵業 考左承旨公 慨念門戶衰替 日夜勸督 冀其成立 聞安東金上舍 彥璣 有學行 敎誨生徒 公年未成童 負笈往從之 厲志力學 夙夜勤苦 金公奇之曰 此兒言貌謹重 篤學又如此 他日必成大器

年十七讀書山堂 一日有村女美貌者 就見 因以往來 或至夜深躊躇 公默識其意 使其女取楚來 正色曰 汝無端到此 夜分不還 必有意於吾也 汝以村婦 陰懷貳心 欲褻書生 焉得逃其罪乎 撻之以送 居數十日 一漢持酒饌進饋 公素不相知 問其故 漢曰 聞公有盛德 敎村女以正道 故來拜耳 蓋其女感其言 還告其夫也

公自少 持身莊嚴 類如此 萬曆己丑 擢增廣甲科第三人 拜司贍寺 直長 朝中人 見公風儀秀出 動止閒習 無不嘖嘖稱歎 辛卯春 陞成均館 典籍 卽授司憲府 監察 秋除禮安縣監 金鶴峯惜之曰 仕進之初 何汲汲求外補乎 近日朝議 將薦君兵郞 盍少待乎 公答曰 仕路通塞有數 且縣近庭闈 便於省養 卽赴任

翌年壬辰 遭倭變 領兵赴東邊 聞賊充斥內地 還守本縣 安集使以安東無守 檄公兼任 仍招集兩邑兵民 親領赴龍宮地 遮截賊路 兵散而還 賊自安東犯本縣 公更謀擧兵 賊退乃止 當亂初搶攘之日 列郡守令 皆棄城逃竄 而公以白面書生 獨提兵 義爲遏賊之計 時論韙之 廵察使 以公不離任所 論啓賞職 兼禮曹正郞 春秋館編修官 時歲荒民飢 公盡力賑救 逐日分給斗粟曰 人情見多則易費 不如隨急輒救 以此縣民 賴免顚壑 遠近流丐 聞聲坌集 公無不賑恤曰 此皆國民 何分彼此 全活者甚衆

公嘗慨念年少 未及溪門 自莅本縣 往來陶山 與長老士友 講究學問旨訣 商確政務 殆無虛日 公與烏川金內翰垓 同登己丑榜 亂離中 公守本縣 金內翰爲義將 因以相從 交契甚篤 每語及時事 輒相與慨然曰 吾輩當一心殉國 脫有不幸 可託以妻子

未久金內翰卒逝 闔家飢餒濱死 公爲之愍念 盡力賑濟 率致稚兒于衙內 羸瘠骨立 慘不忍見 夫人承公命 親自梳頮 去其垢蝨 先以稀粥 潤其枯膓 經月後始飯之 得以保活 幽明之間 終始不負 公之高義 可謂無愧古人矣

丙申夏瓜滿 體察使 啓請仍任 丁酉春 拜司諫院 正言 遞授侍講院文學 以親家在南方 去賊藪不遠 無意遠宦 從事於廵營幕下者二年

庚子春 拜全羅都事 辛丑除禮曹佐郞 陞正郞 秋除全州判官 廵察使以兼任留營 事務煩劇 公盡心裁决 咸當於理 廵察弟恃勢干請 公一切揮斥 抑強扶弱 威惠倂行 吏民莫不畏服 遞後州人 立碑頌之

壬寅春 拜司憲府持平 旋遞爲體察使 從事官 爲全羅道 暗行御史 癸卯按覈慶尙道軍務 甲辰夏 復除文學 兼春秋館記注官 知製敎 參宣武扈聖勳一等 乙巳夏 復入爲持平 兼職如故

時有風水災 自上求言 府中將陳箚 公搆草 有權奸當國語 大司憲 朴承宗 怒其語 逼時宰 格而不奏 遂呈告歸鄕

丙午秋 除統制使 從事官 行裝諸具 無不破毁 人有言統營工匠聚會處 何如是罷弊邪 公曰 吾嘗見 統制使內外求請軸 其中所載 不可勝計 目閱可駭 吾何忍添名於其間乎

丁未春 除江界判官 以親病未赴 其夏丁外艱 廬墓三年 哀毁盡禮 足跡不出山門 己酉服闋

時昏朝政亂 除工曹正郞不赴 庚戌除忠淸都事 李蒼石贈詩曰 臺閣卽今多後進 朝廷誰復記先生 數月卽解歸 秋除咸鏡道評事 辛亥冬 除全羅都事 皆不赴

癸丑秋 除昌原府使 爲繼母養 黽勉赴任 當路者 以奴婢相訟事請囑 公據理斥之

時鄭仁弘 以領相在陝川 遙執朝權 四鄰守令 莫不奔走干謁 惟恐或後 而昌原去陝川不遠 公絶不到其門 仁弘雖知其不附 而亦無以怒也 有一品官 做言府使 私用宮闕 綿布四十疋 播告于仁弘 仁弘曰 吾聞其爲政 必不爲此也 公聞之 卽令鄕所會府民 査覈綿布 而終不問做言者 及公之歸也 其人來餞路上 追謝而去 蓋其心服也

本府兵燹之後 學校頹廢 公卽鳩材營建 勸課儒學 有獷賊羣聚島中 持兵阻險 出入焚掠 隣邑懼不能下手 朝家甚憂之 公設爲方略 悉加勦捕 其黨瓦解 沿海諸郡賴以無事 事聞陞通政階

戊午春遞還 閒居六年 至癸亥春 朝廷淸明 公聞反正之夜 廢主蒼黃逃竄 卽潸然出涕曰 自取誰尤 今上仁廟卽位 初擢拜承政院 同副承旨 兼經筵參贊官 春秋館 修撰官 以病陳疏不赴

甲子正月初八日 終于正寢 享年六十三 葬義城縣 羽谷面 栗谷里 巳坐亥向原

丙戌追贈嘉善大夫 吏曹參判 兼同知經筵 義禁府 春秋館 成均館事 世子左副賓客 蓋以公在宣廟朝參勳 故有此恩例也

公天資粹美 器度寬偉 居家以孝悌爲本 持身以忠信爲主 平生以早失所恃爲至痛 義興外家 母夫人結縭時 寢房猶在 公自少往來之日 嘗到房外 遶壁叩窻 悲泣不自勝 傍人爲之隕淚

奉繼母吳氏 至老不懈 滫瀡之供 盡力取足 凡家間事 無不將順 惟務適意 有人所難能者 而亦有人所不及知者 伯氏長於公纔一歲 而自兒時事之如嚴父 愛敬備至

壬辰亂 遭鴒原之變 身縻職事 未及奔赴救護 尋常追戀 輒泫然流涕 友愛諸弟 常加警誨 恩掩俱篤 是以人無間言 公憫念宗姪之少孤零丁 祠廟之修 享祀之具 必躬自措置 分己田土以助奉先之資 祭祀時必前期齋沐 悲感之容 見於顔面 及其老病 猶敎督姪孫 略無暇日 子弟等諫其病中勤苦 公卽斥之曰 何忍使亡兄子孫 爲禽獸乎

歲癸亥公年過六十 已患風痺 往調山齋 而繼母吳氏亦感疾 公以山齋去親家稍隔 卽強疾來侍湯藥 過三冬日夜不怠 元氣萎薾 殆不支持 子弟親屬咸言他子弟多在親側 公宜退家調病 公堅不許 及其病篤 不省人事 而憂慮母病 頃刻不弛 吳氏病革 公亦奄奄 子弟舁公還家 而母氏何嘗之問 嗚咽在口 侍者以砂糖入口 不能下咽 而惟聞喉中微聲 此物進母氏否 身後事 無一毫言及 而母病何如之說 旣絶乃已 嗚呼孝乎 孝子不匱 永錫爾類者 其公之謂乎

公性勤儉仁厚 莊毅有守 居常晦默 不自矜伐 樂聞人善而 務掩其過 每早起 頭不脫冠 腰不解帶 雖一家人 未嘗見其惰慢之容 平生華靡之服 不掛於身 常著木綿衣曰 此服於余甚便 平居手不釋卷 在官時 晝則整理公務 夜則張燈讀書 輒至夜分 夫人曰 釋褐已久 何乃自苦至此 公笑曰 讀書豈但爲立揚而已乎 常戒其子弟曰 吾以草莾 幸叨科第 汝等須十分謹愼 勿言人之惡 人或議己 切勿相較 內外親屬之貧窮者 曲加矜念 隨力周急 至於婢僕下賤 飢寒疾病 無不救恤曰 是亦人子而 寄命於我者也 惠愛勤至 咸得歡心焉 其處鄕也 和氣藹然 與人有父母者語 必敎之以孝養 與有兄弟者語 必勖之以友愛 與儒士語 必勸之以讀書 待人接物 一以誠款 故至今鄕人 莫不敬慕焉 其立朝也 志操堅確 進退明正 律己淸謹 務持大體 常曰居官者 以罷職爲恐則 不得不屈於人 是以在官爲政 必行己志 寘散之日 尋常書札 不入京 一生蹤跡 未嘗及於權貴之門 嘗在京時 有連姻時士來見曰 某宰相愛君欲見 君須往拜 公不答 他日又來言 公曰草莾寒生 何敢跡及權貴門庭乎 其人怫然而去 鄰邑有一朝士 方幸於權門 一日夜 來宿公寓所曰 某宰相常語及君頗願見 君可往拜 公切責曰 君我俱是寒士 濫叨科第 此亦萬踰涯分 況仕路窮通有命 不可汲汲有榮進之心 我則决不敢 君當自愼行止 其人慚恨而去 未久竟遭竄謫 公閒居有詩曰 可惜南州淪謫客 失羣何事落深坑 自註其下曰 災厄之來 有係於天 有係於人 係於天者 吾無如何 係於人者 可愼而避之 某也 不念友生忠告之情 急於仕進 自蹈禍機 惜哉 渠能記憶吾言否 世之知公者 皆以公輔期之 卒之位不滿德 年未耄耋 豈非有數存乎其間 而抑難進易退之節 有以致之邪 柳西厓一見稱其爲第一人物 張旅軒亦謂公賢人 稱道不已 其誄詞曰 溫恭雅度非虛矯 樂易眞情是自然 先兄敬亭祭文 有曰 確乎難拔之操 毅然難犯之色 恢乎有容之量 今不可得而復見矣 又曰 秉簡而著直節之名 理劇而騰循良之聲 余雖不言 世固有知者云 則公之風神事蹟 槩可想見矣 公初居梧桐山北 自號梧峯 晩年移居龜尾村 又號龜老 公娶咸安趙氏 贈嘉善大夫吏曹參判 兼同知義禁府事 行通訓大夫 珍山郡守 銅虎曾孫 贈資憲大夫 刑曹判書 兼知義禁府事 址之女 生一女一男 女適進士李擧 男弘望 前司諫院正言 娶前參判 李民寏女 有一男八女男曰漢老 女壻士人柳重河 金時任 李朝衡 任世準 都爾卨 餘未嫁 庶子漢傑 漢伯 公在宣城 當大饑 血誠賑救 全活者累千人 時公無嗣 夢忽有神人來告曰 君積善 天將錫君奇兒 君其受之 以望字名焉 庚子正言果生 積善餘慶 其理有必然者 有才行爲士類所重 當不墜家聲 流遠而枝茂者 其將復在斯歟 其將復在斯歟 年月日 嘉善大夫 前刑曹參判 李民寏謹狀

 

 

 

 

 

 

 

 

 

 

 

 

 

 

 

 

梧峯先生年譜

 

明宗大王 十七年 壬戌(1562) 七月十九日辛丑 辰時 先生生于 義城縣下川新禮洞里第 先生上祖 本鵝洲人 至九世祖按廉公 居尙州丹密縣館洞里 五世祖上將公 移居安東豊山縣鼎寺洞 曾祖判决事公 又移居新禮洞

宣祖大王 元年 戊辰(1568) 先生七歲 始受書 先生自幼好讀書甞挾冊 請學於隣老 老方鉏圃久不出 先生泣立樊外 必受課學乃歸

宣祖 2年 己巳 先生八歲(1569) 十二月 丁母夫人朴氏憂 先生哀毁如成人 有小妹生纔十月 先生抱負痛泣不已 常置所處房內 親求乳嬭以哺之

宣祖 3年 庚午(1570) 先生九歲 甞往來義興外家 見母夫人故寢房 輒繞壁叫泣 見者爲之隕淚

宣祖 4年 辛未(1571) 先生十歲 先生有王祥之行 事繼母吳夫人 委曲順志 有人所難能 而亦有人未及盡知者

宣祖 7年 甲戌(1574) 先生十三歲 往佳野谷 安東北縣 受學于惟一齋金先生彦璣 金先生隱居授敎 倡進後學 遊其門者數百餘人 先生與伯氏之孝 同往受學 先生厲志力學 晝夜不懈 金先生奇之曰 此兒言貌謹重 篤學又如此 他日必成大器也

宣祖 8年 乙亥(1575) 先生十四歲 在佳野谷 時同學七十餘人 遞焫書室 一日先生與參判權公泰一 節度使朴公毅長 採薪于山 同伴偶推樵氓 氓墜崖角死 其子訴府 逮捕推者 先生曰 吾三人同往 罪不可獨蒙一人 相隨入府庭爭死 府伯熟視之 乃謂訴者曰 三童子 俱有宰相氣象 不忍爲一村氓償命 官當備棺椁埋爾父 爾可去也 謂先生曰 若等勿慮 退而讀書 仍以書齋近村 柴炭之入官者輸書齋 以代樵勞 歲以爲常

宣祖 9年 丙子(1576) 先生十五歲 弟之信追至同受學

宣祖 11年 戊寅(1578) 先生十七歲 自佳野谷還家 讀書天榜山 持寶寺 義城縣西 有村女美貌者 來往寺中 見先生風儀 至夜深躕躇不去 先生默識其意 據義嚴責 使其女取楚而來 撻而遣之 居數十日 其夫持酒饌來 饋曰 聞公以正道敎村女 故來謝耳 蓋其女 感先生言 歸告其夫也

宣祖 14年 辛巳(1581) 先生二十歲 與伯氏讀書冰山寺 義城縣南 寺壁有尹尙書 國馨所題詩 先生次其韻

宣祖 17年 甲申(1584) 先生二十三歲 二月 聘夫人趙氏 贈刑曹判書址之女 漁溪旅之後

宣祖 21年 戊子(1588) 先生二十七歲 四月 聞惟一齋先生訃奔往哭之 有輓詩

宣祖 22年 己丑(1589) 先生二十八歲 二月 捷增廣大小鄕試 四月 登文科甲科三人 對異端策擢第一 時西厓柳先生爲恩門 有問者曰 新榜壯元 其文何如 而等第若是巍巍 柳先生曰 若品題其人則 殆過於文矣 五月 拜務功郞 司贍寺直長 乞假下鄕省親 拜展惟一齋先生墓 十一月 陞宣務郞還朝

宣祖 23年 庚寅(1590) 先生二十九歲 四月 授承訓郞 五月授承議郞 乞假下鄕省親

宣祖 24年 辛卯(1591) 先生三十歲 二月 陞成均館 典籍 遷司憲府 監察 六月 除禮安縣監 先生以親老便養 願赴近邑 鶴峯金先生 惜之曰 仕進之初 何可汲汲求外補乎 朝議將薦 君騎郞 盍少待乎 先生答曰 宦路通塞有數 且縣近庭闈 爲便於省覲 七月到縣 往陶山 謁退溪先生廟 先生甞以生晩 未及摳衣陶山門下爲恨 自莅本縣 每月尋院謁廟 搜閱遺蹟 以寓感發興起之志 與當日及門諸賢 如月川趙公穆 雪月堂金公富倫 艮齋李公德弘 惺惺齋琴公蘭秀 往還從游 講論經旨 壬癸之亂 軍興民隱 日不暇及 而亦不撤往復焉 八月 還鄕省親 歷奠惟一齋先生墓 十一月 授奉直郞 時有強盜十餘人 捕繫縣獄 節度使委本官刑殺 賊皆畏死戰慄 先生命解縛 諭之曰 若等本以良民 困衣食 自陷不義 今吾生若 若等能悛惡自新否 賊皆感泣百拜 願歸農 先生幷舍之 自是縣境無警

宣祖 25年 壬辰(1592) 先生三十一歲 四月 還家省親 設壽酌 聞倭冦猝發 急馳還官 先生在家聞倭變 使諸弟奉親避亂于縣東孔谷 先生急還禮安 行將發 忽有壯卒數十人 稱禮安民 謂迎使君來 及達治所 諸卒遂常隨不去 先生怪而問之 乃前所活賊徒也 願一死報德 聞賊犯東邊 領兵東赴 尋聞賊逼 內地還衙 五月 兼安東府使 領兩邑兵擊倭 時安東無守 柏巖金公玏 爲本道安集使 啓差先生 兼管安東使 以安東禮安兵 禦義城以下之賊 安集使褒啓 安集使啓曰 當此危亂之時 得人爲急 禮安則 縣監申之悌 挺然自守於列邑奔潰之際 使官事略無所 其忠義可嘉云 再答雪月公書論時事 初三日書略曰 倭虜消息 前日所聞外 更無他傳 兩使節制事 寂未聞知 此必列邑空虛 道路阻隔而然也 仄聞京城士民 皆懷逃散 城門晝閉 樵牧不便 若然誠非細故 何以爲計 以愚遙度 彼賊甚巧詐 若時在慶州 則恐還從東西兩海以發不測之變云云 初五日 書略曰 倭賊已踰兩嶺 忠州鎭亦見敗 此說安東人 從西來者傳之 若然雖保一境 終將奈何 賊若犯京 則方伯連帥 當領兵馳赴 而寂然無簡書 畢竟國事將稅駕何地 賊旣不犯縣 當勸土氓 安事耕作 俾無飢餓 且練兵馬 以應義將之募云云 領兵赴龍宮地 遮遏賊路 先生聞賊自龍宮向京城 招集兩邑兵民 爲遮絶賊路之計 及到龍宮境 紏聚之卒 望見賊勢甚熾 無不潰散 先生以單騎獨立 爲賊所圍 幾不得脫 忽有壯卒七十餘人 突入倭陣 扶擁先生以出 時一官僮同在圍中 攀附先生馬後 馬不能前 諸卒拔劒擊之 卽仆于地 比還先生知其爲前所活賊徒 謂曰若等志固嘉也 猶戕害人 爲能悛惡乎 諸卒叩頭謝曰 所害者小 所全者大 遂辭去 先生每念官僮 惻然不樂 聞賊自安東 將犯本縣 復謀紏兵 時月川趙公 有答先生詩曰 波瀾起伏詞何壯 肝膽精忠鬼亦悲 自古強梁終殄滅 只今籌策儘雄奇 自註其下曰 聞有紏旅討賊之擧 故有雄奇之語云

聞伯氏訃 伯氏長先生一歲 先生事之如嚴父 至是伯氏 避亂鷹洞巖穴間 爲倭刃所害 臨絶解紬衫 濡血作書 寄先生勉以死國 先生繫於官守 未卽奔哭 平生痛恨入髓 尋常語及 輒嗚咽流涕 七月答雪月公書 請諭集散民 書略曰 兵相之行 正在明日 欲招集散亡以待 而民皆逃竄 百無應募之期 只率數三軍官 誰可使喚而行號令於境內 擧事之時 行軍道路 設伏指揮等事 惟邑人是賴 凡避竄民人等 如或來現 請以義理開諭 奴僕中丁壯者 亦敎以應來如何云云

宣祖 26年 癸巳(1593) 先生三十二歲 春 遇孫聱漢 起陽字景徵 於野城賦詩述懷 詩載別集 五月聞 鶴峯先生訃哭之 金先生爲右方伯 四月晦日 卒於晉州 哭金近始齋 垓 字達遠 金公與先生同年 交契甚厚 至是金公爲義兵將 先生相與語及國事 慨然以爲吾輩當一心殉國 脫有不辛 可託以妻子 未幾金公病卒於慶州陣中 先生痛惜不已

時値饑荒 公之闔室飢餒濱死 先生極力賙救 收置稚子于衙中 使夫人親梳梳頮之 哺鞠以全 有誄詩 冬上方伯書 論籌策得失 四條 一賞典不明 二軍律不中 三裨將不必多 四武備不可緩書載別集

十二月會葬鶴峯先生 鶴峯先生喪車 自晉州返葬于安東佳樹川先生躳往致奠有祭文 按先生祭文中 自謂吾人之不肖無狀 往來於門下者 亦旣有年 淸凉遊山錄 又自謂 鶴老吾所師事而 今化爲古人 東溪趙公亨道 祭先生文曰 夙見知於鶴老 專步趨於陶谷 蓋先生甞師事 從遊於金先生 而其登門月日 無以考認 故只錄其聞訃 會葬年月如右

歲饑設賑 兵亂之中 餓殍盈路 先生盡心賑濟 日給斗粟曰 人情見多易費 不如隨急輒救 縣民賴免顚壑 遠近流丐 聞聲坌集先生曰 均是赤子 不忍分彼此 遂並賑之 全活者 數千餘人

宣祖 27年 甲午(1594) 先生三十三歲 正月 授通善郞 禮曹正郞兼禮安縣監 廵察使 以先生不離任所論啓 有是命 九月往淸凉山 觀險阻形便可據 前冬 先生上方白書 謂先得險阻 如小白 淸凉 周王 公山等地 審其形勢 設其器械 諸陣分據 相爲翼援 則或爲一道云云 至是 慕堂洪公履祥爲方伯 屬先生往觀淸凉 歷孤山 訪惺惺齋琴公 仍與之偕 有遊淸凉山錄 略曰 琴丈聞余至 候于舟 遂沿遡于潭 見退溪先生 手題小詩 留在崖石 敬玩之 筆跡昭然如昨 室中有退老詩懸壁 琴丈出寶帖二示余 甞聚先生平日 往復書札及製述 爲珍藏者 與琴丈行到淸凉 日晩復投孤山 夜深入精舍 出書冊披覽 明日琴丈送余于舟上 大抵中國名山非一 而問令人起敬者 曰衡山 曰廬山 爲有南軒晦菴二先生 遊賞發揮也

東國名山非一 而問令人起敬者 曰淸凉 爲有退溪先生 來往遊賞也 千巖萬壑 尙帶杖屨遺迹 望其十二峯 有卓乎不可及者 有凜然不可犯者 有磅礴雄威 可依而歸者 有端莊嚴毅 可仰而敬者 余之愛淸凉 不但愛一山而已 嗟乎 生於東國也晩 歸來今日 已後山頹之三十年矣 樸愚迂野 倀倀何歸 風塵浩蕩 事業蹉跎 私淑之志 又已非矣 淸凉得無感於余心乎 云云

宣祖 28年 乙未(1595) 先生三十四歲 四月 兼帶春秋館 記事官

宣祖 29年 丙申(1596) 先生三十五歲 二月 授朝奉大夫 三月往奠 惟一齋先生墓 時惟一齋夫人在世 先生與同門諸公奠墓後 仍獻壽夫人 五月秩滿 遷工曹正郞 體察使 李相國 元翼 啓請仍任 從民情也 七月授朝散大夫 兼帶春秋館 記注官

宣祖 30年 丁酉(1597) 先生三十六歲 二月 拜司諫院正言 遞拜世子侍講院文學 三月以病辭 授龍驤衛 副司直 還鄕省親 四月除廵察使從事官 與方伯入守八公山城 時倭冦再猘 方伯李用淳 先入山城 因督列邑守宰 爲出戰入守計 先生偕入 與義城縣令呂大老 義興縣監李大期 慶山縣令趙亨道 慶州府尹朴毅長 新寧縣監孫起陽 靑松府使朴惟仁 河陽縣監文貫道 蔚山郡守金太虛 永川郡守洪季男 防禦使權應銖諸公 一心守死 終始同難 事載孫公所著 公山誌

過禮安縣 寄詩謝雪月公 時先生以從事官過禮安 雪月公要相見甚懇 忙未克赴 以詩謝之 與趙大笑軒 宗道字伯由 會語咸陽郡境 先生甞自述其事曰 公氣岸軒豁 志操耿介 以大笑自號 遭亂宰咸陽 余時以幕官過郡境 公持酒出迎 席間語及時事 揮淚嗚咽 仍誦其所作 崆峒山外生猶樂 廵遠城中死亦榮之句 未數月賊陷黃石山城 公與郭䞭同死云

赴火旺山城 與忘憂郭公再祐 同盟倡義 郭公自石門山城 移守火旺 復起義旅 先生往赴 遂題名倡義錄

宣祖 31年 戊戌(1598) 先生三十七歲 三月 題先伯氏 手抄性理卷後 識載別集 秋惺惺齋琴公 寫送古鏡重磨方 古鏡重磨方者 退溪先生所編 載古今箴銘也 先生甞請琴公手書一通 至是寫送 而卷末特書曰 萬曆戊戌秋 爲申梧峯書于孤山之精舍云

宣祖 33年 庚子(1600) 先生三十九歲 二月 授中訓大夫 拜全羅道都事 有湖南諸作 五月子弘望生 初先生無子 夢神人抱兒告之曰 積善之家 必有餘慶 錫君以桂陽兒 宜名以望字云

宣祖 34年 辛丑(1601) 先生四十歲 正月 拜禮曹佐郞 二月 陞中直大夫 拜禮曹正郞 先生蹤跡 未甞一及權門 人有勸者曰 某宰相 愛君風度 頗願見 何不一往乎 先生不答 他日又來言曰以君才望 沈淪下僚 時宰之必欲見君者 其意將大用 屈志一往何妨 先生笑曰 竆通有命 草野寒士 豈宜干謁權門乎 七月 與嶺中諸公 設同道會于掌樂院 有題名卷 凡二十七人 五峯李相公好閔 爲詩幷序 八月 除全州府判官 府中事務甚煩 先生盡心裁決 無不當理 抑強與弱 威惠並流 州人立石頌之

宣祖 35年 壬寅(1602) 先生四十一歲 三月 拜司憲府持平 授通訓大夫 爲體察使從事官 差全羅道暗行御史 剔吏蠧蘇民瘼 黜陟公明 不饒彊禦 守令莫不震慴 七月 被抄實錄校正廳郞廳

宣祖 36年 癸卯(1603) 先生四十二歲 八月 差慶尙道 軍務 按覈使

宣祖 37年 甲辰(1604) 先生四十三歲 五月 拜侍講院文學 兼春秋館記注官 知製敎 製進敎李光岳高曦書 皆壬辰功臣 錄扈聖宣武原從勳一等

 

宣祖 38年 乙巳(1605) 先生四十四歲 五月 拜司憲府持平 兼如故 拜侍講院文學 還拜持平 與同僚契會于霜臺 憲府同僚約爲契會 列名寫眞 爲十疊小屛子 各有一座 應旨草 憲府箚子 時有風水灾 自上求言

(宣祖 38乙巳(1605) 선생 445 司憲府 持平 벼슬과 이전대로 侍講院 文學을 겸하게 했다가 다시 持平을 내렸다. 同僚들과 함께 司憲府에서 契會를 하였다. 사헌부 동료와 契會를 하기로 약속하고 이름을 列擧하여 肖像을 그려서 十疊의 작은 병풍을 만들어 각각 一座씩 가졌다.

王旨大鷹해서 箚子하였는데 그 때 風水災害가 있었기 때문에 임금으로부터 求言이 있었기 때문이었다.)

 

箚略曰 臣等竊念 比年以來 天地日月星辰之異 江海木石 鳥獸之妖 皆非聖世之所宜有 如曰 天視非自我則 經爲誣矣 曰人事無可言則 天爲誣矣 臣等若以持祿養資爲計 苦口逆耳爲嫌 而不以正對 是欺天也 言而不當 當伏妄言之誅 固不虛受殿下爵祿也

(箚子에서 大略 말하기를 臣等의 생각으로는 近年以來 天地日月星辰異狀이 있어 江海木石, 鳥獸妖邪함이 있는 것은 다 聖君의 세상에 마땅히 있는 일이 아닙니다. 만약 하늘이 自我를 그르다고 본다면 常道를 그릇되게 한 것이며, 사람의 일을 말할 수 없다고 한다면 하늘을 속이는 것입니다. 臣等이 만약 爵祿을 가지고 먹고 살기 위한 것으로만 여겨서 입에 쓰고 귀에 거슬리는 것이 싫어 바른 도리도 대처하지 못한다면 이것은 하늘을 속이는 것이며, 말이 穩當하지 않아 妄言의 벌을 받게 된다면 참으로 殿下爵祿을 헛되게 받는 것입니다.)

 

目今邦本抗捏 中外困悴 紀綱日散 政令日紊 尙賴祖宗遺澤 得保維持 非有朝廷制置能使之然也 公道埽蕩 私意橫流 一以排擯爲事 不以國事爲念 每一番人進 一番人退 式至于今 幾番人進而 幾番人退邪

(지금은 나라의 근본이 극도로 거슬러 져서 中外가 어지럽고 병들어 있으며, 紀綱이 매일 散漫하고 政令紊亂해 지고 있으나, 아직도 祖宗의 남기신 恩澤에 힘입어 유지 보존되고 있는 것이지 朝廷制度措置를 잘하여 그러한 것이 아닙니다. 公平하고 바른 도리가 쓸어 없어지고 사사로은 개개인의 뜻이 橫流하고 있어서 하나같이 배척하고 물리침을 일삼으며 國事를 염려하지 않습니다. 늘 한 차례의 사람들이 진출하면 한 차례의 사람들이 물러나 고하여, 지금에 이르기까지 몇 번째 사람들이 진출했으며 몇 번째 사람들이 물러났습니까.

 

浮薄新進之輩 擔當時論 動搖廟堂 鉗制臺省 聖明有所蔽而莫之察 朝廷任其爲而莫之禁 任爕理者 無與於裁成輔相 責諫諍者 未出於公是公非 南虞未弭 北警繼急 今日之變 不但天灾而已 轉移變通之幾 不過曰 立大根本 挈大綱領 細務不足爲也

(淺薄하고 輕率한 무리들이 時論을 담당하여 朝廷(廟堂)을 움직이고 흔들며 司憲府(臺省)를 억눌러 구속하고 있는 데도 聖明께서는 살피지 못하시며, 조정에서 그 임무를 맡은 사람들이 금하지 못하니 宰相任務를 담당한 사람이 함께 일을 계획하여 이루어 도움이 없습니다. 諫爭을 책임진 사람으로서 公的是非에 나타나는 이가 없으니, 남쪽의 근심이 그치지 못하며, 북쪽의 경계가 급함이 끊임 없이 일어납니다. 오늘날의 變故는 다만 하늘의 재앙일 뿐만이 아닙니다. 轉移變動機微에 큰 根本을 세우고 큰 綱領을 이끌어 나갈 仔細한 임무가 부족함에 지나지 않다고 말할 수 있습니다.)

 

殿下臨御以來 格致誠正之學 參贊位育之功 非不講之熟行之安 而未聞一二良相終始共貞 臣等未知殿下用舍之際 以事君人者 爲賢乎 以安社稷臣者爲賢乎 一則其言甘而易入 一則其行直而難容 用舍或差 存亡所係 尤不得不致念也 人君欲下之無私則 當自克去私之一字始

(殿下께서 臨御하신 이래 大學格物 致知 誠意 正心學問과 참여하여 돕고 上下가 모두 제자리에 만족하며 만물이 충분하게 육성되는 과 익숙하게 행하여 편안하게 함을 강론하지 않음이 없었으나, 그런데도 한 두 사람의 어진 재상이 처음부터 끝가지 함께 비르게 한다는 소문을 듣지 못했으니 臣等殿下께서 실 때에 임금을 섬기는 사람을 어질다고 하십니까. 社稷을 편안하게 하는 사람을 어질다고 하십니까. 하나는 그 말이 달가와서 귀에 쉽게 들어오고, 하나는 그 행동이 곧아서 容納하기 어렵다고 하여 쓰고 버리는 것이 혹 차등을 둔다면 存亡이 달려 있는 것이니, 생각을 더욱 극진하게 하지 않을 수 없는 것입니다. 임금으로서

사사로움이 없게 하고자 한다면 당연히 私字 한 자를 먼저 버릴 수 있도록 하여야 합니다.)

 

比來每於除拜之日 外間之人指點 聖朝必無之事 至於皁隷之徒 皆曰 某有某因緣 某有某攀附 除目未下 物色先定 小官已爲不可 大官亦或未免 希覬之私 爵賞之濫 致令物情不快 閭巷藉藉 臣等竊恐此等擧措 大爲聖治累也 且宮家貽弊之事 爲今日難言之膏肓 經幄近臣啓及此事 輒遭譴謫

(近來 늘 벼슬을 내리는 날에 外間의 사람을 持點하여 聖朝에 반드시 없어야 할 일이므로 조례의 무리들에 이르기까지 다 말하기를 아무와 아무가 因緣이 있다느니 아무는 아무에게 의지하고 있다고들 하며, 관직을 除授하는 문서가 내려오기도 전에 物色을 먼저 정하여 小官 이미 할 수 없고 大官 또한 未免할 것이라고 합니다. 사사뢰 바라거나 벼슬과 이 넘치며 致令物情不快하여 길거리에 藉藉합니다. 臣等은 이러한 施行措置殿下治績에 크게 가 될가봐 매우 두렵슴니다. 또한 宮家에 폐를 끼치는 일은 오늘날 말하기 어려운 고질이 되었으니 經幄近臣들의 도 이에 미치고 잇으니 곧 問責處罰을 하시기 바랍니다.)

 

噫闕門之外 怨聲喧沸 而使相臣近臣不言 殿下於何得聞王子之有過 而施以義方之敎乎 聖意以爲不至大段 而羣下訐以爲直則近於不敬

 

臣等未知 目見吾君之子 陷於不義 而入則面從於殿下 退而腹非心訕於家者爲敬乎 瞽瞍殺人 爲士者執之而已 設使執法之官 請論王子爲可 况諸臣建白 止於請罪廝養乎

 

况非宮奴而假稱者乎 當時一二奸奴 按法正罪 揆之國體 有何甚損 而重臣近臣 交請不得 反受其禍 適足藉其口資其惡 狐鼠之類 假託城社 彌滿四方 奪人臧獲 侵人土田 謀昔之奴爭投而反戈於主 逃役之民 競附而生梗於官 小或違拂 欺蔽多端

 

守令莫不俛首 方伯不能下手 外方人吏之典貢賦者 或被侵欺 市井商賈之有銀錢者 反招殃禍 擅用刑獄 一如公衙 抱枉呼怨 有不忍聞 若此種種 必非宮家所能盡知 而畢竟羣怨 歸於何地 臣等切痛焉 况聖朝螽慶大毓 玉派昌衍 將來效尤 有不可勝救 不得無慮也

 

 

伏願殿下 先去係吝之萌 快示公共之道 光明正大之治 出於建中建極之心 然後公道可恢 私情可遏 竊念壬辰 泥露之中 君臣上下 戒謹省懼之心 爲如何邪 若使是心常存 則天心久已悔禍矣 未審殿下 淵蜎蠖濩之中 能不忘在莒之憂乎 在廷之臣 有能憂殿下之憂者乎 古人有言曰 災多者興 又曰 亡者保其存 伏願殿下留神焉

 

時朴承宗爲憲長 以箚語逼時宰 格而不奏 先生呈告還鄕 九月哭藥圃鄭相公 有輓詩 陪左承旨 公約會李松塢軫 南溪輔 二公于鵂巖 巖在義城桃李院 二公居軍威 與左承旨 公契誼甚密 至是以修契事約會 先生陪往

 

宣祖 39丙午(1606) 先生四十五歲 四月 授忠武衛 副司勇 七月 除統制使 從事官 統營是工匠湊會之地 而先生性儉約 行裝敝毁 未甞改造焉 時樂齋徐公思遠 貽先生書曰 帥幕非所以處賢者 淹滯獨賢 不無瘴鄕之歎 每仰聰明英特 超出等夷 不敢不以仕優之學 眷眷於左右也

宣祖 40丁未(1607) 先生四十六歲 三月 除江界府判官 以左承旨 公有疾不赴 四月 丁左承旨公憂 南溪李公來弔 五月 聞西厓先生訃 六月 行焚黃奠 以先生參勳 贈考左承旨 母朴氏 贈淑夫人 吳氏 封淑夫人 七月 葬左承旨公于比安縣東花藏洞 廬墓三年

宣祖 41戊申(1608) 先生四十七歲 二月 宣祖昇遐 先生出廬門西望痛哭

光海 元年 己酉(1609) 先生四十八歲 二月 五峯李相公 來弔廬所 三月 孫聱漢來弔廬所 六月 服闋 七月 盧敬菴 景任 來訪 八月 始自廬所還家 哭南溪李公于其第 有祭文 十二月 拜工曹正郞不赴 昏朝政亂 先生無意立朝

光海 2年 庚戌(1610) 先生四十九歲 三月 除忠淸道都事 將行 蒼石李公埈 贈詩曰 臺閣卽今多後進 朝廷誰復記先生 孤帆又向湖中去 風雨前江浪未平 先生行到龍仁館 賦詩曰 芳草東南西去路 白頭四十九回秋 傷心一灑楊朱淚 魂夢應知落某丘 先生傷時悼世 無意久宦 故詩意如此 有送洪西潭 瑋字偉夫 詩 詩載元集 五月解歸 七月 送鄭梅牕 士信字子孚 赴京 有贈別詩 八月 除咸鏡道 評事不赴

光海 3年 辛亥(1611) 先生五十歲 十月 除全羅道都事不赴

光海 5年 癸丑(1613) 先生五十二歲 八月 除昌原府使 九月以母夫人 命僶俛赴任 先生自湖西亞營解歸後 無出仕意 屢次除官 曾未一赴 至是亦無意趨肅 吳夫人促行甚切 先生不得已強起赴官 先生肅退在京邸 有當路囑之曰 治下有臧獲當詣訟 幸爲我善處之 先生曰 公心明聽 是非自分 亡或以非理干我否 囑者赧然而去 竟不就訟 汎舟南浦 登遊月影臺 有臺記 十月 還鄕省墓 奉母夫人來任所

光海 6年 甲寅(1614) 先生五十三歲 踏靑日 與趙澗松 任道字德勇 遊月影臺 有唱酬詩 成芙蓉堂 安義字精甫 來留屢日 有唱酬詩 四月 與孫聱漢 汎舟空明亭下 訪忘憂郭公于滄巖江亭 亭在靈山 郭公所棲 有前後唱酬詩 營建學校 本府兵燹之後 學校頹廢 先生遂捐俸營建 勸課儒學 五月 和五峯李相公詩 詩載元集 八月 掌式科監試 九月 掌武科都會試

光海 7年 乙卯(1615) 先生五十四歲 四月 設母夫人壽酌 八月 還鄕省墓

光海 8年 丙辰(1616) 先生五十五歲 正月 會諸生于黌堂講學 二月 奉還母夫人于家 時有邊警 未得解歸 故先奉還母夫人 先生陪送至㓒谷 同鑑湖呂公 汎舟馬浦 有唱酬詩 四月 李紫巖 民寏字而壯 全南溪 以性字性之 來訪 十一月 哭柏巖金公 有輓詩

光海 9年 丁巳(1617) 先生五十六歲 正月 哭孫聱漢 有輓祭文 二月 還鄕省親 仍與李敬亭 民宬字寬甫 紫巖 會冰溪洞口 酌酒賦詩 詩載元集 三月 重修海亭 亭在昌原 寒岡鄭先生 所甞棲息也 邑儒請改構 先生捐俸助役 有重修韻 鄭先生 貽先生書曰 海上曾有弊亭 玆聞府下 後生輩爲改構 講學之計 殊非易事 窃想留念惠顧云云 四月 哭忘憂堂郭公 有輓詩 五月 陞通政階 獷賊鄭大立 聚黨累千人 出沒海島 焚掠州縣 朝廷憂之 先生多設方略 悉捕巨魁 餘黨瓦解 沿海諸邑賴安 事聞陞資 敎書略曰 惟爾剛以濟柔 學而爲政 昔乘騘於憲府 凜凜生風 逮割雞於名成 恢恢游刃云云 時仁弘在陝川 遙執朝權 先生宰近境六載 足跡一不及門 仁弘雖知其不附己 而猶未修卻 有造言者 謂府使私用宮納綿布四十疋 播告仁弘 仁弘曰 吾聞其爲政 必無是也 先生聞之 令會府民于鄕堂 俾覈布數 只省有無 不復問造言者 及先生遞歸 其人來餞路上 追謝而去 與李石潭 潤雨字茂伯 陪寒岡先生遊海亭 李公呼韻酬唱 有贈黃海月 汝一字會元 詩 黃公以東萊伯 秩滿還鄕 詩載元集

光海 10年 戊午(1618) 先生五十七歲 述檜山雜詠序 先生牽於親意 強來莅官 而簿牒之暇 未甞不怱怱無聊 有去國違鄕之戀 傷時悼物之志 往往發於詞句 錄爲一冊 名之曰 檜山雜詠 自述其序 略曰 斗米見羈 鬱彭澤之歸思 故吁嗟詠歎之餘 或激感寓懷 或無聊排悶 欲以此自慰云云 二月往哭忘憂堂 有祭文 三月遞還 歸裝只有書籍數篋而已 七月卜居龜尾村 先生生長下川梧桐山北 自號梧峯 至是卜新居于龜水之陽 又號龜老 竹林茅屋 寄興溪山 歌詠消憂 甞有詩曰 新卜龜庄一畒寬 平臨碧澗背蒼巒 力耕且足供飢飽 小構聊堪度暑寒 移竹兼梅存宿契 喚鷗和鷺託同歡 從今老矣無餘事 不信人間道路難

光海 11年 己未(1619) 先生五十八歲 月 改葬左承旨公于 安平橋洞 縣西石塔 妣朴夫人合窆

光海 12年 庚申(1620) 先生五十九歲 正月 聞寒岡先生訃哭之 有輓詩 十月 哭金雲川涌 字道源 有誄詩

光海 13辛酉(1621) 先生六十歲 二月 過孔谷有感述詩 左承旨公 甞避亂是谷 先生經過述懷 三月與崔訒齋晛 字季昇 敍話龜智山 先生與崔公 交契素厚 至是相遇話舊 有詩二篇 先是有一朝紳 謂先生曰 某宰相語子才量 願見甚懇 先生責之曰 吾與子俱以寒士叨科第 此亦足矣 豈又汲汲干進乎 子亦不可不愼 其行止 未幾其人 罹禍網遠竄 先生與崔公語其事 感念作詩曰 可惜南州淪謫客 失羣何事落深坑

光海 14壬戌(1622) 先生六十一歲 二月 聞金人陷中州疆域 有撥㦖遣憤 遼陽歌等詩 詩載元集 哭金東籬允安 字而靜

光海 15癸亥(1623) 仁祖 元年 先生六十二歲 二月 寓泉洞墳菴 菴在泉洞先墓下 距家隔水 先生以洞壑稍窈 便於養疾 遂暫寓焉 菴前故有小池 先生修築裁蓮 歌詠其間 消遣世慮云 三月 仁祖卽位 送李敬亭赴京 時李公以朝天使來訪一宿 先生有贈詩一絶 七月 除承政院 同副承旨 知製敎 兼經筵 參贊官 春秋館 修撰官 辭不赴 先生德望風采 爲當世所重 朝廷以公輔期之 改玉之初 特蒙恩擢 親友無不勸行 先生纔到比安縣 陳疏辭還 其後敬亭李公 祭先生文曰 出納惟允之才 將試之於新政 而公則不起 五峯李公輓詩曰 銀臺新命辭嚴召 葛峯金公得硏 祭文曰 出處之正 惟安義命 東溪趙公祭文曰 知微意之莫窺 抗一疏而旋復云 十月 母夫人有疾 自泉洞往侍 時吳夫人 在下川季子之敬家 十二月 侍湯添宿疾 舁還龜村本第 先生素患風痺 屢月侍湯 宿證添發 漸至危㞃 子弟請退休 先生不許 至奄奄不能省事 遂扶舁還家 先生口不能言 猶頻問母氏何甞 晦日丁母夫人憂 時先生疾旣革 無以省記 試以砂糖進口中 已不能呑下 惟喉間有微聲曰 此物進母氏否

仁祖 2年 甲子(1624) 先生六十三歲 正月初八日 考終于正寢 先生雖在奄奄 常有母病 何如之言 旣絶乃已 三月十七日 葬于義城縣 西北羽谷坊 栗谷亥向原 先生一生大節 値昏朝政亂則 屢除拜不赴 聞廢主奔竄則 潸然出涕 至辭新命則 只以短疏謝病 而從容宛轉 略無幾微蹤跡之可窺 非樹立卓然 德器渾成 豈足與議 後之尙論者 有不可不知焉

仁祖大王 二十四年 丙戌 贈嘉善大夫 吏曹參判 兼同知經筵 義禁府 春秋館 成均館事 世子左副賓客

顯宗大王 十年 己酉 八月 士林建廟于藏待書堂之右 書堂在新禮洞西 先生甞卜築講書於斯 旅軒張先生 命其名曰藏待 取藏修以待之義也 至是一鄕合辭 謂先生德義 不可無崇奉之所 乃就堂之右 卜地建廟 邑宰道儒與之相應 方伯李公觀徵 書送廟額曰 景賢祠 副提學 李公堂揆 撰上梁文

顯宗 十三年 壬子 十二月 奉安位版 與敬亭李公幷享 翊贊李公惟樟 撰常享祝文

肅宗大王 二十八年 壬午 四月 陞祠爲書院. 祠 景賢祠. 院 錦山書院 申之梯 申體仁 奉享 義城 鳳陽 龜尾 所在.

肅宗 三十二年 丙戌 七月 豎碣石于墓前 大司諫 金公應祖 撰銘 博士 南公圖翼書

 

 

 

?

List of Articles
번호 제목 글쓴이 날짜 조회 수
14 靑丘歌 운영자2 2020.12.29 32
13 晩學要會 운영자2 2020.12.29 30
12 童蒙須知晦庵文公先生撰 운영자2 2020.12.29 33
11 啓蒙篇諺解 (3) 운영자2 2020.12.29 37
10 啓蒙篇諺解 (2) 운영자2 2020.12.29 37
9 啓蒙篇諺解 (1) 운영자2 2020.12.29 40
8 檄黃巢書 운영자2 2020.12.29 29
7 우리의_文字는_韓字[1] 운영자2 2020.12.29 31
6 龍飛御天歌 운영자2 2020.12.29 32
» 梧峯 申之梯 先生 운영자2 2020.12.29 31
4 文昌侯 孤雲 崔致遠 운영자2 2020.12.29 32
3 李忠武公行狀 운영자2 2020.12.29 32
2 道德 운영자2 2020.12.29 31
1 大山 先生의 冬至五箴 幷序 己酉 운영자2 2020.12.29 30
Board Pagination Prev 1 Next
/ 1